“假阳性”惊魂48小时

admin 15 0

  “假阳性”惊魂48小时

  13个人在48小时里,先是全部被检测为阳性,接着又全部被检测为阴性。张远说,“大家很担忧这个事情,都彻夜未睡”。5月7日,好在社区先通知暂时不用去方舱,派了工作人员来复检。晚上出了核酸结果,再一次全部都是阴性。另外几栋楼也一样。

  在这场“假阳性”的风波中,13个人的核酸检测都来自中科润达的实验室。

  文 | 徐晴 李清扬

  编辑 | 易方兴

  运营 | 栗子

  惊魂48小时

  家在上海的宋雨接到了一个令他心跳加速的电话。对方用最短的时间告知了他三件事:我是疾控中心,你被测出核酸阳性,街道会跟你联系,把你转运到方舱医院。

  那是5月6号的上午10点,宋雨条件反射似地问:我是怎么阳的?在过去两个星期里,他所在的社区处于封控状态,他并没有出去过,偶尔下楼领取团购物资,也会戴好口罩,跟邻居保持一定距离。物资拿回来,还要表面消杀,在干燥的空间里放上一段时间,再拿出来。他不明白,防范到这样,还会有什么问题?

  几个小时后,跟宋雨住在同一栋楼的张远也接到了电话,对方说,自己的岳父被确诊了阳性,也要去方舱隔离。张远一下子慌了,他是70后,跟妻子、两个孩子还有岳父、岳母住在一起。一家6口,上有老下有小,最小的孩子才刚上幼儿园。岳父阳性,剩下的五个人都是密接,根据上海目前的政策,密接要被送到外地实行7+7天隔离,如果隔离期间阳性,就再送去方舱。这意味着,密接很有可能比阳性隔离的时间还要长,“20天直接出去了”。

  家人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为每个人准备行李,张远在社区的楼道群里通知了大家这件事。他说明了岳父住在几单元、几号楼,还额外说了一句“对不起”,他觉得,是自己的家庭给别人造成了不便。但很快他发现,更多的人在群里说,自己或家人被测出了阳性,加起来有6个。后来他得知,同社区另外几栋楼也有7个被确诊阳性的人,这一波阳性,共计有13个人。

  如此密集、同时地出现这么多阳性,不管是宋雨还是张远,都觉得震惊。楼组长把这些人拉到了同一个群里,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群里的新消息一条一条跳出来,做核酸的时间、出结果的时间、家属的核酸情况、各自的活动范围……像流调一样列出来,但讨论之后,并没有总结出什么规律。

  紧接着,大家用家里的检测盒给自己和家人做核酸检测。张远和家人几乎每隔两三个小时就重新做一次,一晚上做了四五次,结果无一例外全是阴性,群组其他的人也是一样的情况。

  核酸检测都是阳性,自测盒检测都是阴性,更大的疑惑包裹了张远。另外的疑点是,不管是张远这样的六口之家,还是其他人的家庭,都只有一个成员是阳性。他想,奥密克戎毒株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如果真的是阳性,为什么家人没有被传染?

  楼道群里,一个刚从方舱回来的女性说,记得带一个行李箱,方舱的消杀会把布背包浸湿。接阳性患者去方舱的车很快就要过来了,宋雨收好了行李,还额外带了两罐可乐,把箱子推到了电梯门口。这时有人在群里说,要去方舱就一起去,但现在先都不要去。

  晚上9点,楼组长给社区打了电话,他告诉社区,大家都自测出了阴性。而5月6号的早上,大家也做了社区里的核酸,就算最终还是要去方舱,也可以等几个小时后最新的报告出了再去。几次交涉之后,社区终于同意了。

“假阳性”惊魂48小时

  ▲ 五里桥街道居民诉求信。图 / 受访者提供

  大家开始了漫长的等待。那几个小时,每个人都是煎熬的,像等待打开一个未知的盲盒,等待最后的宣判。凌晨一点,新的核酸报告出了,全员阴性,绿色的核酸报告截图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在群聊里。

  张远彻底松了一口气,“大家很担忧这个事情,都彻夜未睡”。之后,5月7号中午,社区先通知暂时不用去方舱,派了工作人员来复检。晚上出了核酸结果,再一次全部都是阴性。另外几栋楼被确诊阳性的7个人没有那么好运,他们被带去了方舱,在一个中转站重新检测了核酸,也全都是阴性。13个人在48小时里,先是全部被检测为阳性,接着又全部被检测为阴性。

  知道不用去方舱时,宋雨只觉得庆幸,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但他也有些后怕,整件事情中有太多疑点,如果大家没有坚持去质疑,现在可能已经在方舱里了。

  实验室污染的可能性

  在这场“假阳性”的风波中,13个人的核酸检测都来自中科润达的实验室。相关的新闻在网络上传播开来,更多的人发现,自己或是自己身边的亲友,也曾经被润达测出过“假阳性”。这家第三方核酸检测机构立刻成了公众视线中的焦点。

  根据官网上的介绍,中科润达实验室在2017年成立,它的背后有三家单位,包括上海润达医疗、中国科学院和巨星医疗。今年3月以来,润达医疗在上海的虹口区、黄浦区、浦东新区、宝山区等区域设置了数百个固定核酸采样点、便民采样点、流动采样车。

  护士李红所在的医院与中科润达实验室合作,派出了不少医护人员去一线做核酸采样,他们会坐着采样车进入社区或其他地点,经过一天的采样后,再将样本贴上条形码,放到生物安全桶中,由专门的人转运到中科润达实验室进行检测、出具报告。

  据她观察,润达大多数时候只负责后续实验室的检测环节,前端负责采样的人,有公立、私立医院的护士,或是从外地来援助的医护人员,还有一些是润达招聘的核酸采样员,按照润达在招聘网站上发布的信息,报酬可以达到每月8000-12000元。

  随着上海的形势越来越严峻,采样的数量也在增多。在3月,李红一天采样600-1000份,常态化核酸后,有的同事一天要采样3000-4000份,大量的样本源源不断地送到中科润达的实验室里。

  采样的时候,李红的精神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她说,采咽拭子如果只是轻轻在舌头上刮两下,甚至在牙床上刮两下都不行,一定要采到位,不然会采到空样本。她也觉得,在采样时出现试剂污染的概率并不大,大家都严格遵循着“一人一消毒”的规定,志愿者们也会维持人与人之间的间隔。出现“假阳性”,更大的可能性是在实验室检测的过程中出现了污染。

  范丹是北京一家医院检验科的工作人员,疫情这段时间,她常常要坐在实验室的安全柜前,与成千上万的核酸采样样本隔着一块玻璃“面对面”。玻璃下面留着一道缝隙,可以让她的双手通过,完成一系列检测工作。而缝隙里会有一道从下往上吹的风,确保玻璃内的空气流通和过滤。

  这道风是重要的。PCR实验(注:PCR是一种分子生物学技术,通过DNA基因追踪系统,能迅速掌握患者体内的病毒含量)属于分子实验,最怕气溶胶污染。检测时,她要拿着取样枪从样本里抽取样本液,再加入提取板或反应液,这个过程中,带着新冠病毒的飞沫很有可能泄露出来,与空气混合形成气溶胶。气溶胶的体积微小,人的肉眼很难看到,但却可以悬浮在空气里,污染非常多的试剂。

  污染也有可能发生在取样枪的枪头上。李红打了个比方,“你刚才喝了一口醋,要是漱口不充分,你接下来喝一口水,有可能还带着酸味”。有一次,范丹所在的检验科突然测出来“三五十管阳性”,这个结果显然是有问题的,排查了各个环节,折腾了很长时间,后来换了一批新的枪头才恢复正常。

  还有些污染,很难找到原因。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把实验室开窗通风很久,再投入使用。

  这一次润达实验室出现的“假阳性”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据深蓝观报道,每种检测试剂判定阳性的Ct值会有差异,例如思路迪试剂Ct值小于等于39.5判定为阳性,而伯杰试剂是Ct值小于等于40时判定为阳性,Ct值处于临界值附近的人群,用两种试剂检测,会测出两个结果,因此产生误差。中科润达使用的主检试剂正是思路迪。

  内卷的行业

  假阳性的出现,除了实验室污染,与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迅速膨胀起来的医学检测行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根据东吴证券的测算,如果国内所有一线、二线城市实施常态化检测,按照人口数量为5.05亿来计算,每个月常态化核酸的费用约为1212亿元,年花费约1.45万亿元。谁都知道,这是一片蓝海。

  2020年以来,全国新成立的医学检测公司有627家,上海新成立的医学检测公司有32家,在北京,今年4月26日,朝阳区封控的4天前,一家名为“北京朝安医学检验所有限责任公司”的检测机构成立了。

  润达并非在这一批最新成立的公司里,原本的核心业务也并不是核酸检测,而是常规的医学检测。但在疫情带来的核酸检测需求激增时,润达没有错过风口。2020年3月,润达在上海虹口区设立了第一家新冠检测ICL实验室,一个月的时间里,润达为虹口区、黄浦区、奉贤区、崇明区等地的疾控中心及全市公检法机构提供了2万多次新冠核酸筛查服务。这一年,润达医疗也在黑龙江设立了核酸检测专业实验室,在后来东北地区疫情蔓延时,又参与建设了东三省面积最大、检测能力最强的核酸检测实验室。

  今年3月以来,上海政府启动大规模、常态化的核酸检测,疫情为润达带来了更大的机会。上海有2400多万人口,医院、疾控无法承接巨量的核酸任务,政府不得不把眼光投向第三方检测机构。

  根据《同花顺财经》的报道,正是在黄浦区政府的牵头下,今年5月,润达医疗在黄浦区建成了核酸检测气膜实验室。它被形容为一个“充气式城堡”,可以快速安装,方便移动。正是在这个新建成的气膜实验室里,许多人被检测出了“假阳性”。

  能够被黄浦区政府选中,证明了润达的检测规模够大,交付效率也足够高。

  实验室的数量直接影响检测规模。今年3月,润达在虹口连夜设置了两座新的移动式检测实验室,负责人胡春颖说,公司的员工“吊卸、组装、接电、调试直至深夜,仅用一晚上的时间就完成了实验室从运到装的全流程”。

  而气膜实验室初期设计产能达到了每天10万管,并为后期预留约5万管的储备产能。相比方舱实验室,气膜实验室的产能是它的6到7倍,在启用的当天完成了2万管样本检测工作。

  与此同时,润达选择使用快检试剂思路迪,这种试剂可以在45分钟内出结果,与普通试剂90分钟出结果相比,快了50%,这让润达的产能又提高了一倍。

  很难想象,这个主营业务并非核酸检测的公司,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扭转大船的方向,让它抓住时代的洋流。润达医疗负责人曾经说,“4月份开始,我们的检测能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从3月份的几万管提升到数十万管” “目前每天我们实验室检测量能达到30-40万管左右”。这个数量无疑是惊人的。

  润达能够在多家检测机构中杀出重围,获得政府的认可,也源于极高的交付效率。一篇虹口区发布的《中科润达全力跑出核酸检测加速度》的文章也提到,“中科润达全体员工开足马力,进一步实现了检测效率的最大化”。

  出现阳性是否复检,以及复检到什么程度,每一家检测机构有不同的选择。范丹说,在她所在的医院,一份核酸样本如果得到阳性的结果,需要进行复核,换一拨人再做一遍,才能进行报告。医院复核之后还要上报疾控,疾控再复核一次,最终才能确定是否阳性。

  据《深蓝观》报道,在3月中下旬,上海疫情最激烈的时候,一家实验室突然发现,在一批样本中有100个阳性样本,这是此前从未出现的高阳性率。实验室负责人担心实验室样本污染,在做过消杀、重新复检发现结果一致后,才敢于最终出具报告。

  但复检用掉的时间要比第一次检测多一倍,人力成本也跟着上升。13例假阳性事件中,如何检测出阳性,以及复检到何种地步,依然尚未对外公开。针对假阳性的质疑,润达表示,将全力协助官方进行调查。

  但不可否认的是,效率和精度要想兼顾,必定会存在一个临界点,过于追求效率,精度就会下降。相应的,快检试剂出结果快,但相应的误差率和出现假阳性的概率会比正常试剂高。而中科润达此前从未如此大规模介入核酸检测行业,一下子扩充到几十万产能,这次假阳性事件,正是发生在这种背景之下。

  临时建立的气膜实验室也会存在同样的顾虑。李红说:“就像是建一个房子,有的房子是很久之前建成的,通过了各项标准,做好了防火、防水,所以人住进去可以住很久。但如果是一个三天建成的房子,它可能住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深圳也有临时建成的检测实验室,但深圳的疫情没有像上海持续这么久, “临时的意思就是,它只能用很短一段时间。”

  巨大的利润

  早在2018年,润达医疗就布局了第三方实验室,但主要做的是常规医学检测,不是核酸检测。到2020上半年,因为疫情影响,做常规检测的人少了,润达医疗的上半年营收与去年同期相比直接下滑了10.67%。

  上帝为润达关上了一扇门,又为它打开了一扇窗,核酸检测行业的快速发展给润达带来了希望。通过与政府、高校等单位合作建立新的核酸检测实验室,润达由普通检测转向核酸检测,在这个新方向里重整旗鼓。

  改变方向带来的利润是巨大的。根据2021年年报,在这一年,润达实现营业收入88.60亿元,同比增长25.33%。其中,“因新冠检测业务带来的业绩增量和常规检测业务的逐步恢复”,第三方实验室业务实现营收3.53亿元,同比增长125.60%,翻了一倍以上。

  公司的员工也飞速增加,相比2019年的2490人,2021年润达母公司与子公司共计拥有3214名员工,增加了29.1%。

  就在今年4月的年报业绩交流会上,负责人也说,提高核酸的产能,“对我们在上海院内常规检测业务的受损可以有些业绩上的弥补”。

  除了对公司业务规模扩大的“表扬”,负责人还进行了反思,他觉得,业务重心改变得太晚了:“倘若过去两年多时间里投入更多力量到新冠检测,可能利润会好得多,这也是管理层最近所检讨的。”

  这家公司还有更远大的宏图。润达医疗副董事长、总经理刘辉说,未来整个行业将会发展为几家寡头竞争的格局,“润达医疗目前市占率为6%-7%。我们的目标是在未来3年到5年时间内,做到20%的市占率”。

“假阳性”惊魂48小时

  ▲ 润达发展版图。图 / 润达医疗官网

  在13个“假阳性”新闻迅速传播后,5月9日,上海黄浦区五里桥的一个社区又被润达的气膜实验室检测出5例阳性报告,后续复核后确定为阴性,“假阳性”的例子又增多了。

  5月10日,在上海市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相关领导针对“异常核酸结果”表示将开展对相关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核查,若有违规会依法处理。中科润达紧急反应,出具了关于五里桥5例新冠检测“假阳性”结果的说明文件,表示“质控结果在控,实验操作规范”。

  听闻一系列的润达“假阳性”事件时,李红的第一反应是“不稀奇“。就在五里桥假阳性前的几天,李红所在的医院中,多名医护也被测出了阳性。医院里人并不多,如果这几位医护阳性,那剩下的全体员工大概率都是密接,整个医院都面临瘫痪。几个人立刻去疾控中心重新检测,最终确定了阴性。

  她更多的情绪是不值得。医院的护士们配合检测实验室的工作协助采样,并没有多余的薪水可以拿。在每天至少8个小时的采样过程中,她要穿着防护服工作,不能说话,不能休息,不能喝水,也不能上厕所,她和同事有时会穿安心裤。春天的上海,昼夜温差大,白天穿防护服觉得热,细密的汗从额头上沁出来,到了傍晚,又开始觉得冷。

  重复着这套动作时,李红在心里倒数,计算还剩多少份,“你只能倒数,不倒数就太绝望了”。有的同事连续工作了两个月,最近每天保持几千份的采集量,但对于李红这样的底层医务工作者来说,核酸检测行业带来的巨大财富并没有落到她们头上。

  根据《证券时报》报道,按照目前上海的核酸检测单管收费28元、润达目前每日检测30万管计算,公司每天的收入超过800万元。在4月,通过核酸检测这项业务,润达的收入就可以超过2亿元。

  如今,经过复核,像宋阳这样的假阳性居民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暂时回到居家的生活。但对于李红这样进行核酸采集的医务工作者来说,假阳性的风波只会加重她们的心理负担。大家每天上完班都没有什么力气再沟通了,之前还能在微信群上聊聊天什么的,但现在,这个微信群,已经安静很久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宋雨、张远、李红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1. 虹口党建:人才抗疫,温暖守“沪”——中科润达全力跑出核酸检测加速度

  2. 上海虹口:揭秘虹口这家企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流程!

  3. 深蓝观:中科润达多例“假阳”背后:被催熟、被内卷的核酸检测行业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